本网首页 | 机构介绍 | 会议介绍 | 常 委 会 | 公告通知 | 决议决定 | 法律文献 | 常委会公报 | 基础知识 | 时政要闻 | 人大新闻 | 在线直播
选举任免 | 监督纵横 | 代表工作 | 代表风采 | 理论研究 | 自身建设 | 基层民主 | 法治 视点 | 人大论坛 | 巴山英杰 | 艺苑点睛 | 网文天下
欢迎光临达州人大网 今天是:
主办:达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县市区人大网站: 通川 | 达川 | 万源 | 宣汉 | 开江 | 大竹 | 渠县 投稿信箱
  最新更新
普通文章万源市六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七
普通文章公告(第22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21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20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19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18号)
普通文章达州市人大深入万源市视察城镇
普通文章万源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公告(
  推荐文章
普通文章万源市六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七
普通文章公告(第22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21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20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19号)
普通文章公告(第18号)
普通文章达州市人大深入万源市视察城镇
普通文章万源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公告(
 图片新闻

万源市六届人大常委会召开

达州市人大深入万源市视察

万源市六届人大常委会召开

万源市第六届人大代表培训

万源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

刘家忠作万源市人大常委会

万源市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

凝心聚力 扎实开展扶贫工作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刘家忠带

(党的群众路线活动简报第
 
  您现在的位置: 达州人大 >> 理论研究 >> 调查研究 >> 正文  
关于我市巴文化暨罗家坝城坝遗址保护利用情况的视察调研报告
文章作者:龚兢业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2015/5/26 16:46:46

关于我市巴文化暨罗家坝城坝

遗址保护利用情况的视察调研报告

 

达州市人大常委会视察调研组 

 

为切实做好我市巴文化遗址保护利用工作,大力弘扬优秀传统文化,3月上旬,市人大常委会视察调研组先后深入宣汉、渠县两地,采取实地调查、查阅资料、召开座谈会、听取专家及相关方面情况介绍等形式,对罗家坝、城坝等巴文化遗址的保护利用情况进行了视察调研。现报告如下。

一、巴文化遗址基本概况

近年来的考古发现表明,川渝地区巴文化历史集中沉淀于我市罗家坝、城坝两大遗址。两大遗址年代久远、面积广阔、内涵丰富、保存完好,是嘉陵江、渠江流域古巴文化起源、发展、消亡的中心区域,具有得天独厚的地域优势、资源优势,是整个长江流域探索古巴文明的代表性遗址,与成都平原史前古城遗址群、三星堆遗址、战国船棺遗址、金沙遗址等共同构成灿烂的古巴蜀文化,彼此各具特色并相互影响。

(一)罗家坝遗址。该遗址位于宣汉县普光镇进化村,分布于渠江流域中河与后河交汇的一级平台上,包括罗家坝“外坝”和“张家坝”,总面积约140多万平方米。据史料记载,该遗址曾为东乡县县城所在地,在此建县兴废长达728年(公元555年-1283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当地村民挖泥烧砖时挖到青铜罐,后经抢救性发掘,出土了大批春秋战国时期的文物,经四川省博物馆文物专家实地考察,认定罗家坝外坝为“战国土坑墓群”,张家坝为“汉代遗址”。目前,它和成都金沙遗址、成都古蜀船棺葬遗址一道,被称为“继三星堆之后巴蜀文化的三颗璀璨明珠”。2001年,罗家坝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城坝遗址。该遗址位于渠县土溪镇城坝村和天府村,地处渠江东岸,北、西、南三面环水,呈依山傍水之势,总面积550万平方米。城坝遗址又名宕渠城,是春秋战国时期巴地賨人建立的賨国国都,称为賨城。秦灭巴蜀后,于公元前314年在此设立宕渠郡,延续至汉、晋。尤其在东汉中后期,经车骑将军冯绲增修其城后达到鼎盛,故又称“车骑城”。屡为州、郡、县治,为川东北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前后延续达1000多年。遗址内文化堆积十分丰富,文化层可达3—6米,出土有大量战国、汉代文物,发现了集中分布的木椁墓群、砖室墓群和众多水井、排水管道、城墙、窑址等城池生活遗迹。2006年,城坝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二、保护利用的主要成效

近年来,市委、市政府对巴文化暨罗家坝、城坝遗址的保护、利用高度重视,各项工作取得新进展,凸显不少新亮点。

(一)文化自觉不断增强。新时期以来,我市各级党委、政府的文化自觉意识不断增强,切实加强了对巴文化特别是罗家坝、城坝两大遗址的保护、利用工作的领导。一是市上成立了巴文化发掘与研究工作领导小组,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亲自主持召开会议,专题部署巴文化发掘与研究工作;宣汉、渠县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启动了对巴文化遗址的保护、利用工作。二是制订了专门的措施,出台了《巴文化发掘与研究工作实施方案》,提出了“一条河(渠江)、两个遗址(罗家坝和城坝遗址)、两条道(荔枝道和米仓道)、三座山城遗址(渠县礼义城、大竹黄城寨、通川区和达川区的铁山关)”的“1223”工作思路三是主动作为,加大向上争取力度,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多次带队到国家文物局、省文化厅(省文物局)汇报工作,争得了支持。

(二)遗址保护日渐加强。2010年11月,罗家坝和城坝遗址纳入了国家文物局和四川省人民政府“央地共建大遗址保护成都片区”项目库。 2013年5月,罗家坝遗址纳入了国家《大遗址保护“十二五”专项规划》。国家文物局将城坝遗址纳入了储备项目库,完成了城坝遗址核心区域50万平方米的考古调查勘探工作。我市制定了《达州市文物保护工作六年规划(2015—2020年)》《达州市文物考古调查勘探发掘管理办法》,初步建立了巴文化遗址保护机制。2014年,我市开展了第七批国保单位记录档案建立、一至六批国保单位档案资料补充等工作,进一步完善了罗家坝、城坝遗址的“四有”工作。

(三)文物发掘逐步推进。罗家坝遗址先后于1999年、2003年、2007年三次进行考古发掘,发掘总面积950平方米,发现春秋战国墓葬65座,出土各类文物1200多件。经专家鉴定,这些文物分别为新石器、春秋、战国、秦汉时期的文物。其中,2003年发掘清理的M33号墓,是一座战国早中期墓葬,随葬器物200多件。其中青铜器160多件,专家推测应为巴人王侯或巴王墓葬。由此可确定罗家坝遗址具有区域性中心聚落地位。城坝遗址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先后出土了战国时期青铜器70多件,发现清理西汉土坑木椁墓3座,出土铜、陶、漆木器200多件。其中特征鲜明的铜虎钮錞于和铜钲是王侯贵族身份地位的象征。国家和省内专家一致认为,该遗址是四川境内乃至全国少见的汉或更早时期的城池遗址和賨人国都遗址,具有重要的考古价值。

(四)研究宣传全面启动。一是组织机构正在完善。市政府正在推动筹建四川省巴文化研究会、达州巴文化研究院。四川文理学院已建立巴文化研究院。宣汉、渠县两地分别成立了巴文化研究会和宕渠文化研究中心、汉阙文化研究会。二是研究成果不断推出。我市相继推出了《地域特色文化研究——巴渠文化资源整合与产业发展论》《巴人文化初探》《賨人与賨人文化》《賨人故里》《城坝遗址出土文物》等一系列研究成果。三是宣传工作逐步开展。中央电视台先后对两大遗址进行宣传报道,制播了专题记录片《罗家坝之谜》《巴国探秘》和《賨人之谜》;《中国文物报》专版刊载20余位全国著名秦汉史学家考察城坝遗址座谈会的发言;《华西都市报》两次整版宣传城坝遗址及賨人,称賨人为“东方的斯巴达人”。通过宣传,两大遗址的知名度得到较大提升。

(五)开发利用得到重视。市县两级政府积极探索大遗址保护利用的最佳模式,着力规划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启动了两大遗址公园的规划、申报、建设等前期工作。渠县在保护利用文化遗址方面起步较早,效果相对较好。建立了渠县历史文化博物馆,成功开发打造了賨人谷风景区及賨人文化陈列馆,修建了览阙大道和中国汉阙文化博物馆,完成了对渠县文庙的修复。今年2月6日,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等单位授予渠县为“2014’中国最具价值文化遗产旅游目的地”,渠县成为全国14个最具价值文化遗产旅游目的地城市之一。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

历史文化及其遗址的保护利用是一项传承性、长期性、综合性的工作,我市虽在巴文化暨两大遗址的保护利用方面取得了较大成效,但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与困难。

(一)遗址保护难度较大。一是管理跟不上。两大遗址均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管理要求高,遗址保护和管理措施还不能满足大遗址保护的要求。如,城坝遗址的古城墙和汉井没有保护措施,汉砖散落于田间地头、房前屋后。二是自然破坏明显。连年暴雨、洪水等自然因素对遗址本体造成一定破坏,受认识、人力、财力等多种因素制约,不能及时落实抢救保护措施。三是人为损毁严重。两大遗址上的取土采沙、修房建屋、深耕作业、修建道路等,都对遗址造成了一定的破坏。

(二)考古发掘进度滞后。罗家坝遗址虽已进行了三期发掘,揭土面积仅有950平方米,对遗址没有进行全面的勘探,其功能分区和文化内涵等还没有完全摸清。城坝遗址目前田野考古勘探面积仅为50万平方米,正式考古发掘面积仅750平方米,且遗址发现多集中于墓葬、灰坑、水井、房址等,生活区、城池区等尚未确定和发掘。经考古发掘的罗家坝遗址主要为新石器时代和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遗存,城坝遗址主要为战国、秦汉时期遗存。两个遗址的历史渊源、地层关系、文化内涵及文化属性都有待进一步探索与研究。

(三)研究宣传效果欠佳。全市文物保护专业人才奇缺,研究队伍人员分散、缺乏合力,巴文化研究缺少有深度、有影响的学术成果,尤其对两个遗址的历史地位、品牌价值、文化特质、归属定性等缺乏权威论证和发布。目前,两大遗址出土的文物,大都保存于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难以为我市巴文化研究提供实证,研究工作大都停留于文献资料、传奇故事与空泛理论。与蜀文化比较,巴文化的研究传播远远滞后。

(四)开发利用步伐缓慢。两大遗址保护、发掘及开发利用的规划编制滞后。目前,《罗家坝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城坝遗址保护规划》编制工作才刚刚启动,文化产业化开发和创意性发展规划尚未进行。同时,遗迹多存留于地下,地上遗迹较少;经过考古发掘的地下遗迹和发掘现场均已回填覆盖。两大遗址文物仅有零星展示,散见于达州博物馆和渠县历史博物馆,缺乏专门的巴文化文物展馆,导致两大遗址社会知名度和旅游参观价值不高。

(五)保护利用经费不足。两大遗址的保护和利用,不仅涉及保护设施、展示设施和本体保护,而且还涉及征地、移民、拆迁、环境整治、土地利用改变、产业结构调整、农居点改建、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所需资金较大。目前国家、省、市、县对两大遗址保护利用的经费投入严重不足,不能适应保护需要,更不能满足开发利用的需要。

四、工作建议

巴文化既是巴蜀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元素。达州作为巴文化的发源地和核心区域,应当以高度的文化自觉,主动担当起保护和利用巴文化的重任。

(一)统一认识,文化定位要科学。四川地域性历史文化——巴蜀文化有两大翼,一翼是蜀文化,一翼是巴文化。四川的巴文化即指以川东达州为主要区域的古巴地文化,包含了賨人文化。目前,国内许多地方,包括重庆、陕南、黔北和鄂西等地,都在积极研究和利用巴文化,而我市罗家坝遗址出土文物无论是数量还是级别都首屈一指。賨人是巴人的一支,属于渠江流域一带的土著民族,曾建立过自己的方国——賨国,都城位于渠县土溪镇城坝村,其遗址遗存了大量地面文物和出土文物,具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和文化独特性,是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市要借重历史、发扬优势、包容并蓄,对巴文化进行科学研究和准确定位。罗家坝遗址可定位为“巴文化的三星堆”,即“巴人祖源”;城坝遗址可定位为“巴文化的金沙”,并作为“賨国故都”来打造。要适应新常态,抢占新机遇,加大对巴文化及其两大遗址的保护、研究及开发利用力度,厘清巴文化的渊源、特质、地位以及与賨文化、蜀文化、楚文化等地域性文化的关系,包容和整合文化资源,大力发展文化旅游,切实推进文化强市。

(二)强化保护,各种措施要到位。文物不可复制、不可再生,是文明历史不可替代的物象佐证,要像重视生命一样重视文物保护。要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文物工作方针,对两大遗址深入开展落实划定保护范围、竖立保护标志、建立记录档案、设立专门机构或专人负责管理等“四有”工作。要采取有力措施,解决当地群众因生产生活对两个遗址造成的各类损坏问题。罗家坝遗址要按照国家文物局批准的遗址保护规划,加快编制报批,实施各项保护措施。城坝遗址应加快编制上报遗址保护规划,加快遗址和汉阙本体的保护维修。要高度重视现有文物如汉砖、汉城墙、汉井、汉阙等的保护,渠县人民政府应拿出一定的专项经费,将散落的汉砖等可移动文物进行收集保护,防止文物流失。在对两大遗址的保护利用中,务必突出规划的科学性、前瞻性,为今后的管理利用发展留足空间、开辟捷径。

(三)重视文物,考古发掘要跟上。对这两个遗址要尽快进行全面勘探,重点发掘,争取更大考古发现。要建立、健全与考古现场、文物保护相关的应急预案,且重视和加强实施力度,从而使出土文物得到妥善保护,尽可能地保护好考古发掘现场,为建设遗址公园贮备资源。要尽快出版《罗家坝遗址考古发掘报告》,对已出土的文物要加快进行修复、鉴定,并争取尽快回归市上管理。要逐步解决遗址地下文物分布、地层关系、年代衔接、文化面貌等尚不清楚问题,为保护、利用工作提供科学依据。

(四)整合力量,研究宣传要加强。加大力度,推动四川省巴文化研究会和达州巴文化研究院的建立,广泛汇聚各方力量,建立实力雄厚的研究队伍,广泛开展学术交流、课题研究、成果推介,形成强有力的研究和推介攻势。要充分利用现代传媒,加大对考古发掘和达州“巴人祖源”、“賨国故都”的宣传报道,不断提升达州巴文化的美誉度和知名度,抢占四川乃至全国巴文化打造的制高点。要充分动员全市文艺界力量,以巴文化为题材,创作各类文学艺术作品。政府应在这类文艺作品的研讨、公开出版、演出、展示、拍摄等方面给予大力支持。

(五)古为今用,利用工作要加快。要让文物尽快活起来,造福一方。及时启动罗家坝和城坝两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的立项和规划编制,高起点做好遗址开发利用的规划,正确选好利用途径,合理安排建设时序,及时配套交通环境等基础设施建设,做到规划先行,分期实施,逐年推进。要认真分析全市文物资源优势,突出特色,打造品牌,合理设计文物利用的方式、手段和目标,推动文物信息产业化,将文物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为区域经济提供新的增长点。要充分发挥文物资源的教育功能,依托博物馆、陈列馆、“巴渠大讲坛”、“巴渠文化千里行”、中华巴渠文化网站等载体,对广大青年学生开展爱国主义和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六)完善措施,保障机制要健全。一是健全工作机构。建议市上和宣汉、渠县完善相应工作机构,加强对两个遗址保护利用工作的协调、管理,建立长效机制,快速有效推动各项工作。二是加强人才队伍建设。在“千名硕博进达州”和大学毕业生中,引进考古和巴文化研究方面的专业人才,将他们充实到文博单位;把市内和高校里对巴文化有研究特长的人员组织起来,给他们定课题、出经费,在规定的期限内推出高质量的研究成果。三是切实保障工作经费。市县两级财政应将各项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研究国家出台的相关政策,积极争取国家和省上支持;广泛发动社会力量,多渠道筹集建设资金,形成共同保护、共同开发、共享成果的良好格局。四是加快地方立法步伐。根据立法法、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市政府及文化主管部门要积极提出立法建议,由市人大常委会适时对巴文化保护利用进行地方立法,将该项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

 

(执笔:龚兢业)

2015年5月

 

 

 

Copyright (c) 2008 by DAZHOURENDA all rights reserved
主办:达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承办:达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办公室 达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研究室
地址:中国·四川·达州市通川区永兴路2号 联系电话:0818-2397378 邮政编码:635000 邮箱:21gjy@163.com
网站技术支持:达州科创网络文化传媒公司 0818-2246666

蜀ICP备08110196号
公安备案号51170002011205